朱相远:以美育启迪心灵之光

来源/ 日期/2014-10-20 09:12:29 关键词:美育 心灵

  要有光!太阳的光明是不够的,人,必须有心灵的光明。罗曼·罗兰的名言,现在读来,是何等深刻又切中时弊。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树木,

  “要有光!太阳的光明是不够的,人,必须有心灵的光明”。罗曼·罗兰的名言,现在读来,是何等深刻又切中时弊。“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树木,必须依靠太阳之光;树人,则还要启迪心灵之光。

  美育是不可或缺的

  自从人类出现文化教育以来,不论西方古希腊的哲人,还是东方的孔子,都把美育作为重要内容。“美是古希腊做人的中心点。”他们教学生音乐、舞蹈、诗朗诵等。孔子则说:“安上治民,莫善于礼;移风易俗,莫善于乐”。这“乐”就是美育,也是教学的“六艺”之一。

  因此,通过美育启迪学生心灵之光,一直是人类教育中不可或缺的内容之一。这并不专属于资产阶级,而是全人类共同创建的文明成果。

  我国近代教育家,无一不重视美育。早在1920年蔡元培就提出,教育宗旨是培养健全的人格。他说:“所谓健全人格内分四育,即一、体育,二、智育,三、德育,四、美育。这四育是一样重要的,不可放松一项的。”蔡元培还主张以美育贯穿于教育全过程,例如他十分重视学生道德教育,但“更以美感教育完成其道德”。他还提出“以美育代替宗教”的著名论断。五四新文化运动后,美育同体育一起,成为我国中小学教育的必修课。如音乐、美术、手工(又称劳作)等。

  新中国刚成立时,美育仍受重视,当时北大未名湖北岸有四幢大楼,分别命名为德、智、体、美等四斋。但随“左”倾思潮的泛滥,美育就渐被淡忘以至淘汰了。早在1954年1月14日召开的全国中学教育会议上,就强调“贯彻全面发展的教育,即进行思想政治教育、文化科学教育和体育卫生教育”。从此“德智体美”四位一体,又变成“德智体”三位一体了,且德育又仅限于思想政治的灌输。

  随阶级斗争的兴起,美育与美学,渐成为资产阶级的同义词。文革时,更成为专政对象,彻底批倒批臭。改革开放后,重视了教育的全面发展,但美育还未能真正得到重视。在1997年中共十五大报告中,当谈到贯彻党的教育方针时,强调“培养德智体等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这终于在“德智体”后面加了个“等”字。这个“等”就可能暗指美育。又过了五年,在2002年中共十六大报告中,“德智体等”,才改成了“德智体美”。一字之差,终算把美育正式列进党的教育方针。此后的十七大、十八大报告,皆同样如此表述了。经过半个世纪,美育才得以承认。这实在是中国近代教育史上的一个悲哀与失误。由于美育缺失,导致学生心灵之光暗淡,所留下的社会“缺美”后遗症,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逐渐弥癒。

  虽然强调“德智体美”全面发展了,但在当前素质教育为名、应试教育为实的状态下,真正落实美育,仍相当困难。这主要还是对美育的重要性缺少认识。比如国家教委的编制是如此庞大,据说仅有20个人员编制用来主管美育,更奇怪的是,区区20个岗位中,居然只有两个是真抓美育的,其余岗位常被挪作他用。面对全国2亿多学生,2亿比2,实在难以想像。

  美育的内涵

  美本身有三种形态:

  第一,自然美。人类出自于自然,又能感知自然。通过眼耳鼻舌身等感宫,来对周围的环境,进行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的体验与感知,从而获得各种快感与愉悦,使人生充满幸福与激情。这种感知多样性的统一,构成了自然美。如:丰富多彩并不断变幻的颜色、昼夜、线条、远近、高低等形态;各种旋律的松涛、虫鸣、鸟叫、浪声、泉响等天籁之音;扑鼻的芬芳、清香、幽馨、腐酵等气味;酸甜苦辣等口味;干湿粗嫩、刚柔强弱、动静疾徐等触觉感受。所有这一切,构成人们对自然的美好感觉与领悟,从而为美奠定了客观基础。

  第二,艺术美。这是人类审美意识的物态化表现。是艺术家感知现实环境后创造的作品。它源于现实,又高于现实。不同时代、领域、地区,形成风格各异的艺术美,构成人类文化的精髓,也为人们带来文化艺术的精神享受。

  第三,社会美。也即人类美,其外在表现为形态美、行为美,包括人的形体、容颜、风度、气质、仪表、语言、行为、礼貌等;其内在表现为心灵美、精神美、人格美,包括人的价值观、品德、智慧、心理、境界、性格、才能、情绪等。莎士比亚通过哈姆莱特的大段独白,来颂扬人类美:“人类是一件多么了不得的杰作!多么高尚的理性!多么伟大的力量!多么优美的仪表!多么文雅的举动!在行为上多么像一个天使!在智慧上多么像一个天神!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

  美育就是培养学生:鉴赏以上三种美的审美能力;进行艺术活动的创新能力;自觉塑造自己外在美与内在美的自省能力。

  如果说,对于培养全面发展人才,体育是为了奠定物质基础——健康的体魄;那美育就是为了奠定精神基础——光明的心灵。因此,美育在培养全面发展人才中,具有举一反三的作用。

  美同德智体的关系

  首先,真正的德育离不开美育。康德说“美是道德的象征”。学校应通过美育途径,来培养学生的个人品德。若将德育变成枯燥的说教,或功利化的政治灌输,结果只能流于形式。费时不少,效果寥寥,学生从小就学会说一套,做一套。当下不少学生由于心灵荒芜,缺少光明,使心理障碍逐渐增多,还时有轻生自杀的现象。我们应通过有血有肉、快乐有趣的美育,来培养学生审美意识与审美能力,使其自觉感悟到真善美的统一。这种在审美中不断地陶冶情操、升华境界、树立理想、追求真理、把握荣辱、热爱生活、珍惜友情、善待他人、爱护自然等,正是树立正确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切实有效过程。

  对于培养学生良好文明生活习惯,也是美育的任务。著名教育家张伯苓,不仅在南开倡导体育,也重视美育。除组织学生演戏、歌咏外,他在每个楼厅中,皆设置一面大镜子,让学生自审自己的形象。镜子上还刻有三行字:

  一行是“面必净,发必理,衣必整,纽必结;头重正,肩重平,胸重宽,背重直”。

  二行是“气象:勿傲、勿暴、勿怠”。

  三行是“颜色:宜和、宜静、宜庄”。

  这就是对学生的形体、举止、仪表、风度等,进行美育要求。与他同时代的南京一位女教育家,也要求学生在走廊里,来回作步型示范,以纠正不美的各种姿态与走势。

  其次,智育离不开美育。智育不仅要求学生掌握各种知识、概念、公式、法则等书本上的东西,更要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与创新能力。尤其创新,主要靠直觉、灵感、顿悟、联想及潜意识等功夫。这些能力更多是靠美育,启迪心灵之光而获得的。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先生,曾写过一本书,名为《科学的艺术与艺术的科学》。晚年又提出了“大成智慧教育”的设想。他一再提倡科学与艺术相结合,强调重视美育,要把逻辑思维同形象思维、技术教育同艺术教育相结合,他本人就具有很高美学修养。再如爱因斯坦和李四光、袁隆平等,皆爱拉小提琴,已早成佳话。众多著名科学家,皆有美学的爱好与修养。如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先生,一直主张科学与艺术相结合。李先生还称:“科学和艺术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另外,美育还可以调剂艰苦的学习生活,提高学习效率。

  第三,体育与美育也密不可分。通过灵与肉的统一,即健与美的统一,以达到身心和谐。我国自新中国成立初,周总理就强调对学生进行青春期的性生理教育。虽然列入课程教材,但教师仍难以齿口,学生也不好意思,形同虚设。在发达国家的许多校园内,常建立一些男女青年的全裸塑像,栩栩如生。让青年学生对异性原生态的健美,习以为常,不觉忸怩,从而培养开朗、大方、活泼和正视性生理、热爱体育运动的情趣与心境。

  体育强化生理,美育强化心理。现在学生的心理健康已重于生理。瑞典著名心理学家荣格50年前就指出:“人类最大的敌人不在于饥荒、地震、病菌或癌症,而在于人类本身,因为,就目前而言,我们仍然没有任何适当的方法,来防止这比自然灾害更危险的人类心灵疾病的蔓延。”现在可以说,美育就是防止心灵疾病蔓延的一剂良方。

  由上可见,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青少年学生尤其爱美。美育确为现代教育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所有现代化国家,都十分重视美育。在中小学,音乐、美术为必修课,还要求每个学生必须学会一两种乐器。经常组织学生到大自然中旅行,感受自然美;到艺术场馆去学习艺术美;作为志愿者,到社会服务中去体验社会美。从而塑造全面发展的人才。

  今年适逢我国第30个教师节,习总书记就教育发表了重要讲话,特别强调爱是教育的灵魂。而美育就是浇开学生美丽心灵之花的一个重要手段。希望我们借机能把美育提上议事日程,使之贯穿于教育全过程。从中小学开始直至大学及成人教育,皆要增强美育的内容,丰富美育的形式。通过美育给学生传播爱心,点燃心灵之光。

  在这方面,我们应当向李岚清先生学习。他在离开领导工作岗位之后,把余生贡献于美育事业。从2004年底起,奔赴20多个省、区、市,为大学生做了几十场报告。从音乐入手,畅谈艺术与人生,普及艺术教育。10多万听众,无不感受到心灵之光的靓丽与顿悟。我们应当像他那样推动美育,使学生在自己心灵之光的照耀下,热爱大自然、热爱社会、热爱艺术、热爱生活;从而成为人格高尚、心理健康、聪慧机智、敢于思考、勇于创新、仪表优美、举止文雅、全面发展的复合型人才。

  我们若要使两亿多学生的学习生活,成为一种真正的快乐而不再是苦役,能取得真正成果而不再是过场,那就从重视美育开始吧!

读完这篇文章,您心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