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相远:国防和军队正面临重大改革

来源/ 日期/2014-10-20 09:14:57 关键词:国防 军队

  ——对习近平军事创新思想的解读  朱相远  军事创新思想——这是习近平对我国军队指导思想的一个最新表述。过去已有四个层次表述:

  ——对习近平军事创新思想的解读

  朱相远

  军事创新思想——这是习近平对我国军队指导思想的一个最新表述。过去已有四个层次表述:毛泽东的军事思想、邓小平新时期军队建设思想、江泽民国防和军队建设思想、胡锦涛的党关于新形势下国防和军队建设思想。这个最新表述,是对以往表述的继承,更是发展。

  关于军事创新思想,不仅在习近平对有关国防和军队的历次谈话、批示中有所表达,更在不久前的中央政治局第十七次集体学习中,他作了较系统的阐述。他提出,要准确把握世界军事发展新趋势,与时俱进的大力推进军事创新,并从全局上,对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战略策划和顶层设计。

  笔者就这一军事创新思想,作粗浅解读,以飨读者。

  (一)军事服务于国家利益

  军事是政治的延续,政治是经济的表现,经济是利益的载体。归根结底,军事服务于国家利益、人民利益。保家卫国,乃是最传统的安全定位。

  170多年以来,我国曾饱受外国侵略。国弱受人欺,从鸦片战争到甲午战败,割地赔款,丧权辱国,无以复加。直到抗战胜利,才得以雪耻。新中国成立后,又经抗美援朝及多次边境反击战,终于有了强大的国防,使传统安全,得到保障。

  如今我国已成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维护国家安全又面临新的态势,增加新的任务;国家核心利益、战略利益也有了新的拓展。我们就不能停滞在原有维护传统安全与利益的思维定势上,而应树立维护国家综合安全和战略利益拓展的思想观念。

  什么叫维护国家综合安全?传统国家安全主要就是保卫边界不受侵犯,且主要重视陆地边界。而国家综合安全则包括众多层面。

  首先,疆界已不只局限于陆地,还包括领海、领空。现在有些国家,就想侵占我国的黄海、东海,特别是南海九度线。我国广阔领海中,蕴藏丰富资源,自古以来就为我所有。领土以上领空属国家安全,领海上的领空亦然,所以要划出“防空识别区”,以维护领空安全。

  其次,随着我国对外经济联系与国际贸易加强,我国的商船吨位已名列前茅,海上运输安全也迫在眉睫。为了船队公海安全,也为了维护全球海上运输安全,我国已多次派舰队参加打击索马里海盗的护航任务。同样我国的航空网,已复盖全球,如何维护我国国际航线上的飞行安全,也提上日程。

  第三,我国已融入国际社会。在世界各地有上万企业、上百万工作人员,出国旅游者年过上亿人次。这些公民人身安全、企业安全都应列入综合安全之中。为了维护一些地区和平安全,我国早就派出维和部队参加联合国的国际维和行动。起初只执行医疗、工程、运输、警卫等任务,最近又派出一个步兵营700人,赴南苏丹执行维和行动。虽不直接卷入当地武装冲突,但也携带用于保卫自己的轻武器、装甲运兵车和防弹衣、头盔等。

  第四,人类已进入信息时代。如何维护国家的信息安全、情报安全、手机互联网安全、公民隐私安全等,也急需认真对待。

  第五,三种极端势力与国际恐怖活动日益猖獗。故必须加强全球性反恐、防恐,扼制恐怖活动,以保障国家和人民的安全。

  第六,人类活动空间已扩展到太空领域。太空中有许多我国的人造卫星,在执行各种任务,包括通讯联络、信息传播、气象观测、环境监控、资源遥感、地理定位等。如何维护这些太空装置的航天安全,也是一个新科目。

  第七,生物工程的快速进展。基因入侵、病毒传染、生化武器、生物安全等,也已进入人们的防护范围。

  总之,综合安全取代了传统安全,战略利益拓展取代了传统利益格局。因此对原有的安全与利益思维定势,必须作出相应转变,要树立新的综合安全与战略利益拓展观念。

  (二)军事革命从属于产业革命

  战争是人类社会的伴生物。自现代智人在几万年前出现后,人类形成群居的原始社会形态,而战争也就应运而生。在上万年以前的石器时代,人类靠狩猎与采集为生,以部落社会而群居。各部落间为争夺活动领地与猎物,也常为本部落利益而发生争斗。这是人类战争的萌芽,其武器就是狩猎工具,石器、骨器标枪和弓箭等。

  约一万年前,人类爆发农业革命,由狩猎采集,而进入农耕放牧时代,社会由原始部落发展到国家形态。战争形态也随之发生革命,不仅规模扩大,而且武器变为金属冷兵器,先是青铜兵器,后发展为铁兵器。由于畜牧业发展,也出现骑兵与马拉的战车。

  农业社会的战争,主要靠大量人力与畜力,所以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主要是陆军,虽也有战船,但仅靠人力与风力。我国宋代发明了火药,但火炮等威力并不大。主要武器仍属于冷兵器,靠短兵相接的肉搏战,杀伤力有限。

  西方爆发工业革命后,大量使用化石能源,有了强大机械动力,战争形态发生重大革命,由冷兵器发展到热兵器。随工业革命和科技发展,武器与装备有了巨大变化,前膛枪改为后膛枪,前装滑膛炮改为后装线膛炮,榴弹、榴散弹代替了球形炮弹,继而出现装有发动机的装甲列车、装甲战舰、地雷、水雷等,到一次大战时,又出现坦克、潜艇、飞机轰炸等,近代陆、海、空军形成,战争规模扩大,一战死亡1500多万人,受伤2000多万人。

  随工业化的发展,自动化、化学化之运用,战争形态又进一步发展。到二次大战时,自动冲锋枪、坦克、航母、战机、雷达、火箭炮、毒气、原子弹等皆成手段。杀伤能力空前高涨,二战死伤一亿多人。

  到了后工业化时代,信息产业革命爆发,人类开始由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网络社会、知识经济过渡。战争手段也不断更新,除导弹、核弹头外,各种精确制导、预警机、无人机、无人艇、隐形战机、隐形战舰、卫星定位、电子干扰、黑客攻击,以及激光武器、太空武器等层出不穷。有些在美国海湾战争中已初现端倪。

  因此,随着人类由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过渡,战争手段及军事思维,也将随之发生革命性变化。正如习近平指出的:世界军事领域的发展变化,“正在推动新军事革命深入发展,其速度之快、范围之广、程度之深、影响之大,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所罕见”。

  可见,人类社会由农业到工业再到信息时代,军事也由冷兵器发展到热兵器及高度机械化、自动化、巨大杀伤力的现代状态,目前又正向信息化、电子化、网络化军事过渡。这是符合历史唯物主义观点的。有什么样的生产力与科学技术水平,就有什么样的社会政治形态与军事形态。

  因此,随着新产业革命到来,军事革命也必然随之而兴起。这是不以人们主观意志而转移的客观规律。习近平登高望远、见微知著,把握住世界军事领域发展走向,看到这场新军事革命的重大影响,从而作出科学的认识和判断,及时提出大力推进我国的军事创新,实在是真知灼见,明智之举。我们唯有认真学习与践行,才能为中国梦的实现提供安全保障。

  (三)军事革命的目标与内容

  正如习近平指出的,当前这场军事革命,其主要目标为重塑军事体系;其核心是信息化;其基本内容为:对军事战略、军事技术、作战思想、作战力量、组织体制、军事管理等进行创新。从而能“努力建立起一整套适应信息化战争和履行使命要求的新的军事理论、体制编制、装备体系、战略战术、管理模式。”可见,这场军事革命和军事创新,几乎涵盖我国军队与国防建设的各个方面,是全方位、深层次的一个庞大系统工程。它不仅反映在军事科技的突飞猛进上,也要求军事理论、军事制度等,皆要作出相应的深刻变革。

  国际军事变革的动向,我们可用最近以色列的加沙之战,作为一个典型战例。虽然这场以色列对哈马斯的战争,规模不大,时间也就两个月,但却是人类战争史上,初次信息化,或叫数字化、网络化战争。我们解剖这个麻雀,便可认识未来信息化战争的雏形。

  这场战争的以方指挥系统,主要依仗一个叫“C41远程信息处理部”所创建的网络系统。通过这个网络,将空、陆、海三军,加上情报共四个部门,连接成一个整体。这使各军兵种、各不同部队之间,不只是通过数字地图进行联络沟通,而且将所有的视觉情报系统,整合到一个中心,中心瞬时将这些视频情报能很长地传送至各部,让各军兵种、各部队共享视觉情报。使每支部队都能以其空、陆、海部队的视角看到战区实况。这些视觉信息,不只来自飞机或地面摄像机所获取之影像,而是有几十个影像来源,把所有视觉信息,汇聚到一个控制中心,再转发各单位,这就把指挥系统和控制系统、操作系统整合成一个整体。可使飞行员、炮兵操作员、舰艇指挥员、雷达控制员、导弹操作员,以及地面部队皆能看到同一个目标的实时影像。使他们所有的人,从不同角度,自觉进行火力协调,瞄准同一个目标,实施准确打击,并看到打击结果的影像, 以作出评估。这种实时影像的共享,大大减少敌方的威胁力,也大大提高自己战场态势的感知能力。从而使各军兵种、各战斗人员,随时都知道自己正处于哪个方位,应向何处运动,应当如何互相配合,从而提高各自的应变能力,处置能力。这就大大提高部队的合成能力、联合作战能力。

  从以上战例中,我们可以领悟到习近平的要求,我们原有的单一军种作战的思维定势,必须改变;要树立诸军兵种一体化联合作战的思想观念。那种固守部门利益的思维定势,也必须改变;要树立全军一盘棋、全国一盘棋的思想观念。

  (四)军事创新要立足于东西方文化融合

  我国一切领域的创新,皆应采取立足于东西方文化融合的方针。将两种文化中的积极因素,进行融合再创新。军事创新,同样如此。我国工业化起步远晚于西方,因此洋务运动后开始的各次军事革新,主要模仿西方。引进各种军事工业,制造枪炮舰艇,但同东方文化结合很不够。

  毛泽东一贯主张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就是进行东西方文化的融合再创新。他既重视西方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学习苏联军队建制,但又结合中华传统兵法和中国国情,通过实践,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终于创造出一整套建军治军原则和制度,创造出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形成我军特有的优势。如今在实现军事创新时,依然要将这些体现东方文化的优良传统,予以继承。必须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树立人民军队根本宗旨,坚持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并同当前世界上最先进的网络技术、数字技术和各种先进的国防技术与武器装备系统相结合,进行自主创新。这才能完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军事革命。

  当前国际形势,风起云涌,世界正处于大转折、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中,军事变革是其重要内容之一。我国进行军事创新,就是为了掌握战略主动权。正如习近平所指出的:要“不断增强组织指挥部队打赢信息化局部战争的能力。”由于人类不断进步,各种力量逐步趋向均衡,世界大战是可以避免,也必须避免的,但局部战争从未停息过。我国主张走和平发展的道路,但也不是乞求和平。凡涉及国家核心利益、国家综合安全及战略利益拓展的,我们必要时也得采用局部战争的方法予以应对。军事创新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因此,我们要走军民融合式的创新之路,在更广范围、更高层次、更深程度上,把军事创新体系,纳入到国家创新体系之中,以实现两个体系,相互兼容、同步发展。使我国军事创新,能得到强力支持,持续推动,不断发展。

读完这篇文章,您心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