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相远:二十年前的一件提案促成公祭日

来源/ 日期/2014-12-16 09:23:28 关键词:祭日 提案 年前

  今年11月间,江苏广播电视台派出两位记者,来京专门访拍我。原来他们是为12·13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首个国家公祭日,拍一组《国之祭》时政

  今年11月间,江苏广播电视台派出两位记者,来京专门访拍我。原来他们是为“12·13”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首个国家公祭日,拍一组《国之祭》时政片。在查阅档案资料时,发现最初提出这一建议案的八届全国政协委员是朱相远。记者毛俊说,“不查档案还没人知晓,公祭日是朱老提出的。”于是决定采访我这位“始作俑者”,要我回忆当时的想法与过程。

  屈指一算,这已是20年前的事了。笔者于1993年初被选定为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当年第一次会议上,我撰写的提案《实行宴会改革》,后改充民建党派提案,竟被大会列为“一号提案”,受到最高领导人的批示。终于促成各种会议用餐,从此皆改为自助餐,外事国宴也大为简化。

  这使我深受鼓舞,政协提案只要内容准确深刻、切实可行,是能被采纳而实现的。于是在1994年3月8日至19日的八届二次全国政协大会上,我又琢磨,再提一件什么有意义而又可行的提案呢?

  我回想起1978年冬天,当时我参加一个科技考察团,在日本访问了一个多月。当时的日本,已完成了工业化进程,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他们的经济成就、现代化城市设施、富裕生活水平,令我们感叹、亢奋不已。我还发现日本民族具有强烈国家认同感,对于二战中遭受原子弹袭击的死难同胞,仍念念不忘。每年皆在广岛与长崎,举行大规模隆重悼念仪式。国家与政府首脑,皆要参加公祭,向死难者致哀,场面感人。

  当时我就想,日本发动侵略战争是不义的,给中国、亚洲及世界人民带来无比灾难。当时作为盟军的美国,使用原子弹,在广岛与长崎造成巨大平民伤亡后,日本政府才被迫无条件投降。广大平民的牺牲确实是无辜的,他们每年举行公祭也是应当的。一方面提醒世人要热爱和平、反对战争;一方面也提醒国人树立危机意识、居安思危。

  可是我又想到,两颗原子弹,才造成十几万人死亡,而日本侵略军在中国屠杀无辜军民达上千万。仅南京大屠杀,就达30万人。他们年年在广岛、长崎举行国家公祭,我们为什么却无声无息几十年呢?随着时间流逝,国家逐步现代化,人们生活富裕化,我们的后代就会一代一代地淡忘国耻。这将会削弱民族认同感、国家历史感,以及对未来的危机感,那将是十分危险的。

  于是我想,在中国也应当定个公祭日,最合适的当然是南京大屠杀纪念日。因南京是当时中国首都,日军攻入后进行惨无人道的屠城,尽管屠杀人数是20万还是30万,远东法庭和我国法庭在统计时有所差别,但皆承认这是世界上一次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日本是于1937年12月1日,由其大本营下达命令:以松井石根为华中方面军司令官,立即攻占中国首都南京。当时国民政府决心死守南京,12月4日南京保卫战开始。12月10日日军在进攻南京途中,大肆屠杀平民,两个日军少尉,竟然进行刀砍杀人比赛,结果野田砍杀105人,向井砍杀106人,难分胜负,就决定再比谁先杀到150人。12月12日我国守军退入城内,城外皆失守。12月13日,日军终于从中华门攻入城内,仅有部分守军撤退过江。日军开始屠城,12月16日,被处理的尸体已达15万具。12月17日他们耀武扬威地举行“入城式”,但屠杀并未停止。于12月18日在南京草鞋峡,屠杀军民57000余人,是大屠杀中死亡最多的一次。直到12月26日还在金陵大学广场上,集体屠杀300多人。

  当时笔者虽仍在襁褓之中,但几年后稍懂事时,正随家人在苏北乡下躲鬼子,时称“逃难”。常听人谈起日军大屠杀的恐怖。

  由于南京大屠杀过程长,达40余天,笔者难以确认以哪一天为公祭日,故在提案中要求江苏省政府,选定某一天为公祭日。并建议每年这一天中午,政府皆要举行公祭活动,南京全城要拉响防空警报,所有汽车、火车、轮船皆要拉响汽笛,行人止步、默哀。而且还建议公祭时,要邀请海外包括台湾的有关人士和日本友好人士参加。因在1978年访日时,我发现很多日本反战人士,对这场侵略战争也深恶痛绝。他们对华一直十分友好,在我们访问中,也给予许多支持与照顾。

  3月上交的这份提案,被转到江苏省。不久就收到江苏省人民政府的一份回复:赞同我这个提案,他们确定12月13日(日军攻陷南京)为公祭日,从1994年起每年于该日皆举行公祭活动。1995年后又建设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以及其它23座纪念遗址。

  直到11年后,2005年3月的全国政协十届三次会议上,又有49位政协委员联名提交提案,要求升为国家公祭日。又经过9年,于今年2月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七次会议表决通过决定,将12月13日法定为国家公祭日。

  从我1994年提出南京大屠杀公祭提案,并于当年在南京实行后,又经过了20年,才上升为国家公祭日。而日本自二战结束后,就每年由国家公祭原子弹受害者。这里想起《南京大屠杀全纪实》作者所提问的:“如果不是因为同日本关于钓鱼岛的争端,我们国家会不会有人想起以公祭形式祭祀我们30万的亡灵呢?”应该说,20年前我的提案就被肯定而落实了,毕竟已祭祀20个年头了。但到今天才上升为国家法定公祭日,确实慢了一些。然而这正反映十八大以来,我国确实跨入了一个崭新时期,不仅经济上进入新常态,政治上抓紧反腐改革,外交上则全面树立大国外交态势。也正如习主席在公祭讲话中所说:“今天的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具有保卫人民和平生活坚强能力的国家,中华民族任人宰割、饱受欺凌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今年江苏几个电视台网,早早就联合精心制作《国之祭》巨型时政节目。于公祭日上午8时开始,边直播、边插播,直到夜里的烛光晚会,笔者一直守在电视机旁,目睹全过程,深受教育。

  尤当警报拉响时,虽仅60秒钟,但刻骨铭心,记忆终身。那万箭攒心、撕人肺腑的凄厉嘶鸣,使77年前的民族灾难,一下涌上心头,胸感窒息,唯有老泪横流。再看那往日沸腾繁华的南京城,骤然停寂下来,万籁无声,似乎凝固于这一刹那间。全城停摆,半旗低垂;群山俯首,江水鸣咽。那些平时讲时尚、爱闹腾的少男少女们,此时也突然成熟许多,他们在路边肃立低头、锁眉沉思,有的掩面抽泣,交通警也捧帽致哀。此时,好像人世间一切矛盾、纠纷皆已终结,所有人的心扉,全都集中于民族伤口痛感上。我从屏幕上,关注千万市民的表情,几乎无差别地沉湎于悲痛哀思中。我忽然意识到,我们的同胞,是那样可亲可敬。从这里也可窥视到,我们民族深沉的强大凝聚力。

  笔者曾参加过许多盛大庆典,包括在天安门城楼上参加国庆阅兵观礼等,但都不及公祭这样触及灵魂。也许这就是悲剧的魅力,怪不得席勒、莎士比亚都相信悲剧的力量。这很值得我们深思,对年轻一代的教育,必须多样化。看看南京大学生们亲手制作的白纸鹤、紫金草,盏盏河灯、捧捧红烛。他们在肃穆、忧思中,传承着民族的血脉,领悟到人生的责任。这胜过多少空洞乏味的说教。

  在这样一种凝重、悲壮的氛围中,习主席的讲话,也就更让人感到气壮山河、胸怀激烈,令人动容。一字字、一句句,那样清晰浑厚、铿锵有力。“我们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举行公祭仪式,是要唤起每一个善良的人们对和平的向往和坚守,而不是要延续仇恨。”“和平像阳光一样温暖,像雨露一样滋润。”最后他说,“中国人民也要庄严昭告国际社会:今天的中国,是世界和平的坚决倡导者和有力捍卫者……为建设一个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世界而携手努力!”

  领导人的庄严宣告,同亿万人民的心声同谐同频,产生巨大的共鸣,这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共鸣音,在地球上空回响、飘荡。它警告那些妄图破坏中日友好的右翼分子:“历史不会因时代变迁而改变,事实也不会因巧舌抵赖而消失。南京大屠杀惨案铁证如山,不容篡改。”

  这是何等的尊严,何等的自豪。不愧为英雄时代的最强音。

  20年过去了,笔者也由中年,接近耄耋之年。看到当年的提案,不仅在南京落实,现在又提升到国家层面,心中无限感慨。一方面说明,政协的确是个民主协商的好平台,政协委员与提案是管用的,绝不是什么花瓶;一方面也说明,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国家确实一步步现代化了。尤其十八大以来,民族复兴意识、世界大国意识、国家安全意识、历史意识等皆空前提高。

  历史是民族的灵魂主脉,我们不忘历史、纪念历史,正是为了继承历史、创造历史、书写历史。作为出生于南京大屠杀前的一代老人,作为公祭日的最早建议者,笔者抚今追昔,感慨万千,无限欣慰;故作此文,以飨读者。

读完这篇文章,您心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