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留学政策定位:为国家发展创造更好的国际环境

来源/ 日期/2014-03-29 01:57:14 关键词:美国留学 环境 政策

美国的高校一般都有大学章程,就整体而言,大学精神或者治校方针包括尊重自由、尊重学术、尊重传统、注重学生、注重教师、注重创新等基本原则,这在大学章程里都得到了充分体现。

  

 

  美国高校的角色定位

  在美国期间,中国教育部首批核准了6所大学的章程,其中也包括自己所在的中国人民大学。我曾参与本校章程的起草工作,看到消息后甚感欣慰。犹如一国宪法,制定得很好,应当受到政府、组织与国民的知晓、尊重和遵行,才能发挥出引导、调整与规范各组织机构、社会成员和社会关系的作用;大学章程是大学的宪章,是一种“软法”,也应做到师生员工熟知、尊重和遵行,以及外部关系者的知晓、尊重和依法调处,才能高屋建瓴地发挥出依法、依章调整大学各种内外关系、建设现代大学制度、高效培养现代人才的作用,积极发挥出大学章程的引导、推动和保障作用,充分调动起全体师生员工积极参与大学家园和命运共同体建设,使得大学真正成为创新知识、丰富文化和积淀文明的经济社会发展动力源和正能量;否则,有了大学章程却不受尊重、未能遵行的话,会让人更加失望。

  据我观察,美国的高校一般都有大学章程,就整体而言,大学精神或者治校方针包括尊重自由、尊重学术、尊重传统、注重学生、注重教师、注重创新等基本原则,这在他们的大学章程里都得到了充分体现。通过努力打造教师尽职、学生努力、积极互动、教学相长、自由开放、专业优长、各有特色、影响正面的教学环境,使得大学成为出人才、出成果、出典范的重镇,成为广受社会敬重的文化积累和传播园地。

  留学生政策的功用

  以留学生政策为例加以讨论。一般来说,由于税收政策和相关法律约束,公立高校对本州学生、其他州的学生以及留学生的学费收取标准不一,往往对本州学生有所照顾;私立高校则对各类学生执行大致相同的学费标准,只是对留学生略微多收数百美元,作为办理国际往来手续和特别服务的增量服务手续费。

  尽管美国并不声称发展教育产业或教育产业化,但其高等教育可谓体系完整、质量很高、富有特色,其留学生政策与其移民政策一样选择了开放、宽容、亲民的模式(例如留学生比较容易获得奖学金),还拥有最多的世界名校,加之美国社会在就业、收入、生活、保障、流动等方面也具有明显优势,这对于国际学生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因此,美国这个最大的移民国家,早已成为接受留学生、获得留学外汇最多的国家,实际上早已做成了全球最大的教育产业。巨量的各国留美学生,带给了美国高校巨额的学费收入,而且强力地拉动了社会消费,还带来有助于教学互长的异质文化和创新见解,巧妙地放大了高等教育国际化的正效应。

  以上还只是讨论了眼前利益。进一步说,留学生政策的另一大功能,就是为本国的未来生存发展创造更好的国际环境,这是一本万利的人才战略工程措施,非常值得一个有梦想的国家为此作出必要的投入。试想,一个青年才俊在贫穷求知的年轻留学岁月在异国得到亟需的资助和帮助完成学业,这会让他留下何等情怀!当他回国发展,成为各界领袖、社会栋梁之后,在推动内外政策和进行国际交往之际,会如何对待曾带给他青春快乐和重要竞争力、给他留下温馨回忆的留学国家?从这个角度说,与留学生政策略显保守的其他一些西方发达国家相比,美国似乎更深谋远虑,更有战略市场眼光。

  当然还有大量留学生会选择留下来就业发展。学成留下的大量优秀人才,特别是STEM人才,更给美国经济和科技发展直接带来巨大的活力和强劲的推动力,这是“移民红利”的重要组成部分。学界和实务部门对此都有专门的研究结论,包括留学移民在内的技术移民和投资移民,带来人才流出国与流入国之间的海量资源和财富转移,故有说法称“移民红利”是推动美国经济发展的吸金法宝。

  前述STEM人才,是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Mathematics字头缩写的简称,特指科学、技术、工程、数学人才,也即人们常说的工程技术人才(现在还特别包括电子工程技术人才即IT人才),这是现代经济特别是实业经济、网络经济发展有着巨量需求的人才类型,但却常被轻蔑地称为“数码工程师”、“码字工”。由于多种原因,美国本土人才对此似乎不大擅长、不愿选学,而更愿意选学金融、经济、管理、行政、法律等“投入产出效率更高”的“高大上专业”,因而美国经济科技发展过程中的STEM人才缺口非常大。

  尽管在人力资源配置问题上,美国声称走市场化道路,由企业和各类用人单位遵循市场机制来选用所需人才,但实际上政府部门并非无为而治,而是秉持国家利益观和政府责任观,透过富有远见的人才立法和政策措施,来完善人才市场、助推经济发展。为此,美国还专门通过了“科技工程留学生就业法案”(简称STEM法案),加大引入使用STEM人才的力度。2013年6月由参议院通过的移民改革法案(尚待众议院通过)也列出了专门条款,意在为STEM人才特别是在美取得高学历文凭的STEM外籍人才在美工作提供多种优先便利。

  尽管美国的民共两党为党派利益一直就移民法案进行明争暗斗、相互掣肘、利益博弈,但通过调整移民立法和政策来化解现有一千一百多万“非法移民”并为美国经济的新发展争取更多“移民红利”,在这个关乎国家利益和政治正确性的实质问题上,两党的共识远大于分歧。当然,也有观点认为STEM人才不足的说法是一个阴谋,其实只是一些利益集团通过院外活动忽悠美国立法决策机关通过相关立法和政策加强STEM教育、增加STEM毕业生、改变人才供需关系,以帮助有关企业可以廉价地聘雇到大量优秀的STEM人才。这方面的新动向、新举措、新观点和争议点容另文研讨。简言之,美国立法决策机关将此作为国家战略加以推动,为新一轮更激烈地拼人才、拼经济的国际竞争发展,抢先争夺优质人力资源,抢占人才制高点。其动向和影响,无论如何都值得高度关注、认真研究。

 

读完这篇文章,您心情如何?